新闻 问答 热线 体育 美食 文苑 历史 网视 图片
黄页 健康 法治 时尚 教育 房产 汽车 经济 商城
论坛 空间 旅游 杂谈 娱乐 IT 民俗 政策 交友
 今天是:
文章阅读
当前位置:武安网 >> 武安文化 >> 浏览文章
眼疾
作者:曹广平 日期:2016年01月22日 来源:新武安 浏览:

核心提示:
    秋初,娘得了眼疾,走道看不清路,干活又不顺手,有几次险些伤了老胳膊老腿。六子看在眼里急在心上。六子是个独子,爹又死得早,是娘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六子拉扯大。六子还是个孝子,六子懂得报恩。眼瞅着娘的眼睛一天不如一天,六子一咬牙一跺脚给娘说:您老在家里等着,六子到外边给你挣钱去,回来给你医眼,我一定把娘的眼治好。娘听了六子的话给六子说:“娘老了,眼医不医的都成,你要到外边挣钱,娘不拦你,只要六子好好的,娘就知足了。再说,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挣些钱找个媳妇了。”娘的一番话,把六子的心说得酸酸的,眼里湿湿的,他不知说啥好了。他找见自己的叔伯兄弟华子,把自己的心里话说给了华子。华子说:“你就放心去吧,大娘有我呢。”
    “那就全靠你了,多者半年少者三月,我就回来。”华子说:“行,那你就快去快回,我再托朋友在网上发个帖子,看有没有好心人资助咱一下,有的话我捎信你就回来。”“六子就此告辞。”
    说话间,秋叶黄了,夜风凉了,西北风一阵阵扫过地面,把六子所在的工地吹成了杂货场。六子萎缩在工地的一角,他已接连两天没见着老板的面了。六子想,不能再等了,最起码不能像现在这样再傻等下去了,也不知娘的眼睛怎么样了?
    可恶的老板!六子不得不责怪老板了,仨月了,说好了这几天给算账的,可见不着老板的人影了,万余元的工钱呢?就这样一分钱也没给。六子决定到老板的住地去看看。老板的住处六子去过,离此几里路。
    等六子到了老板的住处,一看,六子傻眼了,大门让封条给封了。六子一打听,才知道老板非法集资,事情败露,老板跑了。六子两腿一软,像一个要饭的三天没有要着饭饿晕在地了。
    娘啊!六子对不住你啊!我让人给骗了。猥琐了一夜,难过了一夜,想了一夜,六子决定到银行门口去蹲守,猛适碰见哪个狠心的老板到银行提钱呢?三天,五天,一礼拜的时间都过去了,但六子没有等着老板,却等到了华子的电话,娘的眼病情加重,要他速归。
    六子那个急啊!没有钱回去干嘛?大冷的天,华子硬是出了一头的汗。三天后,六子回去了,他不温不火的,看似没事却又像心里有事,好歹没人留意蓬头垢面的六子。但家门紧闭,门上挂着一把锁。娘呢?六子一打听,才知道娘已住了县医院。
    在病室,六子看见了已做了手术的娘。
    “这钱是哪来的?”六子热泪盈眶。“一位好心人给送来的。”华子说。“他人呢?”六子转着身子满病室地找。
    华子说:”哥,你别找了,人家留下钱就走了。”“走了?那你没留留人家?”“留了,不过没留住,人家说,这点儿小事不算什么,谁遇上也都会这么做的。”“那可是三万块啊!”六子说:“不能白用人家的。”“我只知道他是机械三厂的。”华子说,“还有就是,我知道他为救我大娘,还在机械厂旁银行门口的车里丢了三万元钱。”
    “三万元钱?”六子的心突然猛跳了几下。华子没在意,娘就更没有在意。机械三厂六子太熟悉了,在城里最后呆的这三天,六子就是在机械三厂旁建设银行门口度过的。
    娘说:“六子,等娘眼好了,你一定带上娘到人家里去感谢感谢人家啊!”六子说:“放心吧!娘眼好了咱就去。”
    几天后,天忽然下了雪,大地一片洁白。娘的眼拆了纱布,娘的眼好了,娘看见了皑皑白雪,娘看见了高楼大厦,娘又看见了该看见的一切,但娘没看见六子。“六子呢?”娘问华子。华子没吱声,表情却庄重。“刚才六子还在跟前呢。”大娘左右看看。“六子!”大娘叫了声六子。“别喊了大娘!我哥他……”“你哥咋了?”大娘看着华子,眼神里透着渴望。华子说:“我哥走了。”“走了?上哪啦?”“说了你也不信。”华子说,“好心人丢的三万元钱就是我哥拿的。”
    “你说啥?你说你哥?”华子不言声了。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大娘猛地从床上一起,忽然又仰面晕倒在床上了。华子哪个哭哪个悔啊!我哥不让给你说的,他说他去还钱自首去了。“大娘,大娘!”华子喊着,几许工夫大娘醒了。醒来的大娘眼前已成了一片黑暗世界,她从此,永远也无法看见自己心目中这个美丽的世界了。

上一篇文章:德国乡村酒店服务员
下一篇文章:《武安文物考古印记》序
0% (0)
0% (10)
发表评论
用户评论
网站介绍 |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公司招聘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