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问答 热线 体育 美食 文苑 历史 网视 图片
黄页 健康 法治 时尚 教育 房产 汽车 经济 商城
论坛 空间 旅游 杂谈 娱乐 IT 民俗 政策 交友
 今天是:
文章阅读
当前位置:武安网 >> 武安文化 >> 浏览文章
无缘抱着美人归
作者:温海滨 日期:2015年12月18日 来源:新武安 浏览:

核心提示:
    那一个天气晴好的下午,我在师傅家里看书,大约下午3点钟,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走进院里,叫着小师妹的名子,“小凤!小凤!小凤!”她径直走到小西屋门口,掀起竹帘往屋里看了一眼。这时我也抬头朝门口望去,一瞬间正好四目相对,我们都没有吭声。她放下竹帘朝小院外走去,随后我听到她发出爽朗的笑声。
    我呆呆的愣在那里,总觉得这个朴素可爱的女孩,脸色有点不对劲,断定她可能有某方面的疾病。当天晚上,我告诉了师母,师母告诉了小师妹,小师妹又告诉了那个小女孩。
    第二天晚饭后,小师妹说要领我去见一个人,我跟她来到师妹的卧室,那个姑娘已在屋里。
    她叫小花,是来找我看病的。于是,她让我坐在炕沿上,她坐在我的对面,把一只手放在我的膝盖上,让我给她把脉看病。我第一次把三个手指搭在一个少女的手腕上,学着郎中的样子,切脉说病。然后开出我学医以来的第一张处方。
   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,小花邀请我到她家里坐坐。她让我坐在炕沿上,对着我说:“按照你开的药方,抓了六付药,不小心熬干一付,只吃了五付,我的病就好了。为了对你表示感谢,我专门包了饺子,特意请你到我家吃饭。今天家里就你我两个人,你要像在自己家里一样,不要拘束。”
    吃罢午饭,我们两个在屋里拉家常。谈到她母亲早年去世,因此她没有上过学,很小就挑起了家务重担。由于生活上的艰辛,常常思念母亲,有时夜里睡不着觉,只能在被窝里默默地流眼泪。又谈到父亲给她定下的娃娃亲,她如何的不满意,却无力抗争。她接着说:“这些话,我从没有给人说过,今天我是把你当朋友才给你说的。希望你能给我保守秘密。”我“嗯”了一声。这时,她跳起脚,双手抱住我的脖子,在我脸上亲吻了一下。她面带羞涩地对我说:“我喜欢你,希望我们能成为永远的朋友。”这时她的面色一阵绯红。
   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个亲吻我的女孩。我知道,她是想和我牵手成为恋人,再跟我远走高飞成为终生伴侣。后来她又约过我几次,我没有赴约。我心里很矛盾,毕竟同情不是爱情。终于有一天,我鼓起勇气,向她作了坦白。
    她虽然表示理解,但还是哭得很伤心。我说:“我们虽然不能成为夫妻,但我们可以成为朋友。只要有机会我就会来看你。”她破涕为笑:“你真傻,到那时相隔山水,各自为家,相见何谈容易,只能是说说而已。”我向她保证我会信守承诺。我离开杏花村的第二年,她出嫁成人,我没有失言,有机会就去看她,直到她孩子十岁,我才结婚。
    当时我不能满足她的要求,是因为我已经自作多情暗恋上了小师妹。可小师妹并不知道。
    就在我暗中追求小师妹的时候,师傅给我拉了一段家常:“如果有一天,咱爷俩能共同开一个药铺,那该有多好呀!那样我们就能长期生活在一起,喝喝茶,聊聊天,切磋医技。互相有个照应,你能实现你的医学梦想,我也会有一个医学传人。”
    其实师傅的愿望,也就是我的愿望。他们一家不把我当外人,我也把师傅的家当成了我的家,只要家里有活我都愿意去做。
    我每天晚上到师父家里看书学习,和小师妹几乎天天见面,但在一起交谈并不多,只能将暗恋深深地藏在心里。终于有一天,我壮着胆子写出自认为是情书的第一封信。
    这封信里没有卿卿我我的私情,也没有海枯石烂的豪言壮语,更没有触电使人肉麻的话,希望她也能喜欢医学,并和我一起学习,共同完成师傅家传医学的心愿。信写好后,我反复看了好几遍,直到自己感觉良好,才找了一个适当的时机,把信交给了她。
    初恋是一个美好的字眼。我在忐忑不安中等待她的回信。谁知“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”。我展开她的回信。反复认真看了好几遍,发现其中并没有使我兴奋的字眼。但情爱的火焰仍然在燃烧。
    一天无意中,看到小师妹和小花的一张合影,顿生爱意,偷偷拿去底片洗了三张。小师妹知道后如数讨回。我想留一张作个纪念,又遭拒绝。为了找机会接近她,再探她的真实心思,我特意买了一个当时正流行的黄色帆布背包,让她在上面绣上“为人民服务”五个大红字,和一个金黄色的五角星。这次她没有拒绝,欣然接受。按照我的要求,她一针一线,认真仔细、一丝不苟地圆满完成。我对这个作品很满意,也很珍惜。我将它当作情物,随身十多年都不舍得丢弃,直到婚后,才被妻子当废品扔掉。
    1975年五月,突然有一天连队宣布,干渠竣工通水,民工退场回家。
    我还顺便买了一个带花塘瓷洗脸盆,送给小师妹作个留念,希望她能梳洗打扮得更加漂亮。
    第二天,县里派了解放牌拖挂车,来接送退场民工回家。汽车停在村西口大池边上,回家的民工争先恐后往车上拥挤。一些人大声地吹着口哨,高兴地大声呼喊着:“终于可以回家啦!”这时的我不但高兴不起来,心里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。不像是回家,倒像是一个即将离家出远门的孩子,向他的亲人告别,迟迟不愿上车。直到汽车的喇叭声催个不停,我才扒着车箱,最后一个挤进了后车斗。这时我发现在送别的人群众里,小花含着眼泪正在摆手向我告别,我日思夜想的小师妹却始终没有出现,这时我的泪水早已在眼里打转,只是努力控制着,不让它掉下来。整车的民工齐刷刷脸朝前,面向着回家的方向,只有我一个人脸朝后,面向着我就要离开的杏花村。敬爱的师傅、师母再见了,小师妹再见了!我的眼睛一片模糊。望着我曾经生活、学习过的地方,直到眼前美丽的风景,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外。从此我的人离开了杏花村,心却永远的留在了那里。
    40年过去了,这40年里我每天生活在梦里,梦境中全是在杏花村的故事。小师妹,你可知道,有一个人还在深深地爱着你。一个呆子爱得太深,为了你得了一种病——单相思,一病40年未愈。一个傻小子被情所困,为了你做了一场梦——梦遇情人,一梦40年未醒,因为他至今也没有猜透你的心。
    祝愿小师妹永远漂亮、健康美满!
   (选自作者自传《追梦》,有删节)

上一篇文章:致妻子
下一篇文章:《冷眼三集·洺川魅影》序
0% (0)
0% (10)
发表评论
用户评论
网站介绍 |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公司招聘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